一个想要增强内修,不太会接话的人。有点宅,想要积极改变生活的人

我说过,如果重头再来,我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喜欢你。
但再次遇见我未曾预料。

又开始期待的样子。

但我一点也不喜欢这样急不可耐的焦躁状态。就像驴子望着挂在眼前的萝卜那样,渴望却是徒劳。那是占有欲在作祟,亦是毫无可取之处的个人中心臆想。不矫情地说,就是寂寞的时候想太多。

而这次很难说。有言道是,我非昨日之我,你亦不复当初。可我还是我,你也还是你。人不可能真的与过去割袍断义。

回头去想曾经是为何而分开,我的答案是太在乎,而你的我没把握,也许是琢磨不透。

是啊,我自己都不懂自己。

再看同期的说说,只觉当时的心境匪夷所思,难以重现,只有模糊的寂寞,脆弱,不甘的,渴望得到关注又矫情地不乐意开口的感觉。浮在心尖上,刺来不痛,但很酸涩。好像用一个圆头的针,戳一块很大很厚实的布料,用力也戳不穿反弹回来,只是布料下的棉花镂了个小坑。

这样难以再次体会更难以理解的心情我想你就算知道是写给你看的也只懂三分不再多。
而当时的我,却是用十二分的心情在等候。
无果也就哀默大于心死。

我以为,这么久了,我甚至都快忘记你的存在了,对你的事也不会在心里掀起波澜了。我以为是的。有段时间,就算自己说出口也好像说一个无关紧要的abc的事一样,不痛不痒。所以我自认定是的。


可是。。可是。。。可。。。。。


哎。

现在我该说什么呢?是我在矫情?是寂寞?还是。。。

明明是个总会衡量未来的人却又想抛开不顾。

脑中也会回放,从19岁恋至28岁分手的男女的故事,走南闯北,一起过苦日子还是分了。男人说,分手是经济原因。明眼人却一语道出真谛,一个在当初最美年华里毫不嫌弃地和你吃苦受罪的女人,最后离开,一定不是经济原因。

没错,就算我乐意奉献,还要有人珍惜。我一直觉得女子要自持,不能太低声下气地作践了自己。

而现在的你,我不懂不明白。你的态度。你的言语,在我作祟的个人中心臆想作用下显出暧昧不明的讯息。

是我想太多么?

退一万步讲,你有情我有意,这样的多虑在以后看来会是可爱的吧。而如果根本是水无心花错意,那就像一个敏感小丑说了个偏执的笑话。


如果这是无限循环的回路的话,我注定一辈子孤单么。

评论

© sOmber 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