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想要增强内修,不太会接话的人。有点宅,想要积极改变生活的人



今年的夏天似乎没有往年那么热,蝉鸣也没有夜夜缠绵。照理应是安眠的,可为什么整宿整宿地睁着眼,毫无倦意。

莲生蜷缩在床上,眼里亮着幽幽的光。手里举着一小块屏幕,在旧电扇吱呀吱呀的响动里,还有喀嗒喀嗒的按键声。

这张照片,还是七岁半的时候吧?

也是夏天。那时候,全家随着父亲的工作刚搬来这座城市。那天天气有点闷闷的,太阳在午后才终于从惨淡的白色变成毛茸茸的鹅黄色。通往小区的道路旁栽满梧桐,光照被宽宽的叶片圈成一束束的,洒在地上,树干上,莲生雪白的裙摆上,一个个明黄色的圆点。莲生看得入迷,不由得伸开手掌,接住那带来远方温度的小圆点,暖暖的。这温度在日后却每每刺痛着莲生的手心,疼到想要落泪。莲生对这个城市生出份莫名的好感。

到了那栋有点古老的旧居民楼下,莲生抬眼望着四楼最左边的窗户发了会呆,就是那儿了啊,以后的家么?

那是父亲单位分配的住所,原先住的都是同个单位的人,近年来单位效益欠佳,陆续有人离开单位,房子也就顺势转手了。莲生家将要入住的,正是前人事主任老吴的房子。老吴现已经跳槽到一家外企做人事经理,虽然职位不比以前,但薪酬却翻了翻。怪不得要走啊。

老吴和父亲是战友,走之前还劝说父亲,还是别来这气数已尽的单位了。父亲也只是无奈的笑笑。

老吴寻着高薪的工作走了,但老吴的儿子却因读书留下来了,跟着奶奶住在隔壁一间房,因此过来和刚落脚自己家的莲生一家打招呼。

吴醒。

这个和自己同龄的孩子熟门熟路地从开着的门走进来,看见坐在沙发上的自己,丝毫没有尴尬地走过来,在自己身边坐下,然后自顾自笑得皓齿明眸地说,你是莲叔叔的女儿莲生吧?我是吴醒,和你同龄呢!这里以前是我家,现在是你家,你说我们算不算一家人?

什么?

吴醒?一家人?

莲生一下子接受不了那么多信息,呆呆得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孩。这个陌生男孩,从门口走进来,知道我的名字,说这里以前是他家,问我算不算一家人?

好像是个大难题呢。他不姓莲,但这里以前是他家,是不是呢?

咦,为什么要考虑这个问题,这个人走进我家,门也不敲的!还说是一家人?

莲生好像突然反应过来,眉毛竖起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小男孩,正儿八经地说,请你起来,从外面重来!现在这是我家了!你进来是要敲门的!

吴醒愣了一下,突然爆发出一阵笑,指着莲生,笑到捂着肚子在沙发上打滚,根本停不下来。

莲生感到自己受到了对方的羞辱,敌意瞬生,又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很是尴尬,涨红了脸,双手叉腰,羞恼地问眼前这快要笑岔气的小男孩,你在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眼前的小男孩听莲生有些愠怒的声音,心知自己有些失态,深呼吸想要停下来,可就在看见莲生横眉倒竖,小嘴高撅,原本莲瓣似也白皙的脸涨得通红的时候,愣了一下,只觉得好可爱,好像那什么……原先忍住的笑又喷了出来,脑中浮现三个字,烤地瓜。

又是一阵大笑。

莲生不明所以,又气又恼,愠怒羞恼地呵道,你不要笑了!你再笑我叫我爸爸来!

吴醒知趣地挣扎着停下,从沙发上站起,慢慢走到门口,回头说,对不起,只是……你的反应,好像卡住了,噗哈哈哈哈!再见哦,烤地瓜!哈哈哈哈哈……

莲生脸一阵红一阵白,烤地瓜!?莲生对着大笑的男孩子的背影愤怒地喊到,你才是烤地瓜!!我才不要再见你!!哼!莲生甩上门后还连着哼了好几声才稍微解气。烤地瓜?从来没有喷这么叫自己!哼!!真是讨厌鬼!还说什么一家人!哼!

明明长得……还行吧……哼!坏蛋!人不可貌相!

莲清收拾好东西,办完事回到新家。一进门就看见自己女儿撅着嘴一脸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好笑地问发生了什么。

莲生看着一脸打趣的老爸,气不顺,只是哼了一声又顾自撅着嘴生气。

莲生一直不清楚,这个从自己有记忆以来就当爹又当妈的人,明明那么辛苦,却总是一脸笑嘻嘻无所谓的样子。莲清就是这样,好坏都看似一脸不正经的样子。其实他都懂的吧,是不想在意呢,还是无法在意呢……

快到晚饭点了,莲清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从厨房叹出脑袋,小生,今晚有客人,多准备两付碗筷。

客人?突然想到下午的小男孩,莲生气不打一处来。心里嘀咕着不会是他吧!于是问到,哦,是谁呀?

莲清一把青菜下油锅滋啦啦地响,没有听清楚女儿说什么,只当是答应,没多理会。

电视柜上的老式发条钟当当当地才敲完六下,就有人来敲门了。

莲生忐忑地从沙发上弹起,走到门边开了条小缝想先看看是谁。一看是位面相和善的老奶奶,就放心地笑迎着开了门,刚要叫奶奶好的时候,突然从奶奶背后,哇地一声跳出个人来。

吓得莲生的奶奶好都叫变了调,直接叫成了奶奶哈啊!!!整个人向退了一大步,手捂着胸口,眼睛紧闭着。然后,莲生听到一阵熟悉的笑声和那个无法接受的莫名其妙的叫法--烤地瓜,于是愤然睁开眼,又大叫一声,啊!又是你!

吴醒笑到,是呀!又是我哦!我们又再见了哦!见状,奶奶怒喝到,吴醒!越来越没规矩了!快给莲小姑娘道歉!听奶奶的喝,吴醒还是嬉皮笑脸,对着莲生说,对不起呀,不该吓你的,小地瓜!

小地瓜!?什么小地瓜!我叫莲生!

莲生都不知道该摆什么脸了,一阵红一阵白,怒瞪着吴醒,心里气愤地想,这人的脸皮真厚!原子弹都打不穿!

奶奶管教似地边按边拉着吴醒,白了他一眼又看回莲生,有些尴尬。这时莲清听见声响忙走出来,见是客人来了,忙在围裙蹭了蹭手,笑着将奶奶和吴醒请了进来,还顺势数落了莲生一句,来者是客,怎么让人站着都不请人进门。莲生委屈地瞥了一眼一点不客气,已经悠游地沙发上吃水果的吴醒,心中又鄙视了一遍其硕厚无比的脸皮。

评论

© sOmber 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