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想要增强内修,不太会接话的人。有点宅,想要积极改变生活的人

沉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想遍了所有能说的,到了嘴边,都觉得无济于事。不说也罢。

-那没别的事了,我先挂了。

- ,嗯。

-嘟嘟嘟嘟嘟

好像失了神一样听着嘟音直到停止。

收起手机,强装镇定地走了几步,莲生停下来,低下头。胸腔,皮囊下一阵翻搅,她不自觉地蹲下,想要减轻痛苦,可疼痛却仍旧,从左胸口处沿着血管蔓延。

原来,心真的会痛。牵扯着五脏六腑,全身都痛。

一会儿后,莲生站起来,满头冷汗,背脊也湿了。高跟鞋有点不稳,鞋跟勾住一块石板,一个踉跄,一惊,血冲到后脑勺又迅速回落。她稳了稳重心,再慢慢开始迈出脚步,然后恢复了节奏。她抬着头,目视前方,没有在特地看着某个地方。脑子里混沌不堪,快要压抑不住。只有高跟鞋在水泥石板路上踩出的声响。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这个节奏就像是一种救赎,她认真听着,数着,努力不去想任何事。

习惯性地走到公寓前,她抬头,看着眼前这灰白色调的建筑,以及满目窗台中自己的那个。

窗台上有一盆番茄。去年的时候,他送给自己的。还说了两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第一,增添绿色,缓解视疲劳。第二,女生养番茄很可爱。想到这里,莲生不自觉牵起嘴角想笑,可却是一阵苦涩涌上来。

这一眼好像穿过了很久的时光,放了一部电影。仓皇低下头,逃也似地快步走进楼梯,仿佛再不走,就没了坚强的理由。边走边翻包拿钥匙。明明钥匙就在那里,眼睛能看到,可手却还是不停翻,好像停下动作就会被什么抓住一样。

走到5楼拐角处,眼角瞟到楼下的深灰色的街道,突然间变成一个深灰色的漩涡要把自己抓进去。恐惧是一秒间的事,她猛地后退几步,后脚踩到台阶踩空,就在重心下落的瞬间,她抓住了扶手,牢牢抓住然,抱住,蹲下来。惊魂未定,脑子中一片空白,就这个姿势保持了几秒后,她一下跌坐在台阶上。手掌和手臂传来摩擦的痛感,应该是破了,可能是几条明显的红印。可现在,莲生顾不上,她只想静静地,就这么呆一会。

评论
热度(1)

© sOmber Me | Powered by LOFTER